2016年3月9日 星期三

祭妹文--袁枚

【原文】

乾隆丁亥[1]冬,葬三妹素文於上元之羊山而奠以文曰:

嗚呼!汝生於浙而葬於斯,離吾鄉七百里矣!當時雖觭夢[2]幻想,寧知此為歸骨所耶!

汝以一念之貞[3],遇人仳(ˇ)離[4],致孤危託落。雖命之所存,天實為之;然而累汝至此者,未嘗非予之過也。予幼從先生受經,汝差肩而坐,愛聽古人節義事;一旦長成,遽躬蹈之。嗚呼!使汝不識詩書,或未必堅貞若是。

余捉蟋蟀,汝奮臂出其間,歲寒蟲僵,同臨其穴。今予殮汝葬汝,而當日之情形,憬然赴目。予九歲,憩書齋,汝梳雙髻,披單縑(ㄐㄢ)[5]來,溫《緇衣》一章。適先生奓(ㄓㄚ)[6]戶入,聞兩童子音琅琅然,不覺莞爾,連呼則則。此七月望日事也,汝在九原[7],當分明記之。予弱冠粵行,汝掎(ㄐ|ˇ)[8]裳悲慟。逾二年,予披宮錦還家,汝從東廂扶案出,一家瞠視而笑,不記語從何起,大概說長安登科,函使報信遲早云爾。凡此瑣瑣,雖為陳跡,然我一日未死,則一日不能忘。舊事填膺,思之淒梗,如影歷歷,逼取便逝。悔當時不將嫛婗( ㄋˊ)[9]情狀,羅縷紀存;然而汝已不在人間,則雖年光倒流,兒時可再,而亦無與為證印者矣。

汝之義絕高氏而歸也,堂上阿嬭(ㄋㄞˇ),仗汝扶持,家中文墨,(ㄕㄨㄣˋ)[10]汝辦治。嘗謂女流中最少明經義、諳雅故者;汝嫂非不婉嫕(ˋ)[11],而於此微缺然。故自汝歸後,雖為汝悲,實為予喜。予又長汝四歲,或人間長者先亡,可將身後托汝,而不謂汝之先予以去也!

前年予病,汝終宵刺探,減一分則喜,增一分則憂。後雖小差,猶尚殗殜(ˋ ˋ)[12],無所娛遣。汝來床前,為說稗官野史可喜可愕之事,聊資一懽[13] 。嗚呼!今而後吾將再病,教從何處呼汝耶!

汝之疾也,予信醫言無害,遠弔揚州。汝又慮戚吾心,阻人走報。及至綿惙(ㄔㄨㄛˋ)[14]已極,阿嬭問「望兄歸否?」,強應曰「諾。」已予先一日夢汝來訣,心知不祥,飛舟渡江。果予以未時還家,而汝以辰時氣絕;四支猶溫,一目未瞑,蓋猶忍死待予也。嗚呼痛哉!早知訣汝,則予豈肯遠遊;即遊,亦尚有幾許心中言,要汝知聞,共汝籌畫也。而今已矣!除吾死外,當無見期。吾又不知何日死,可以見汝;而死後之有知無知,與得見不得見,又卒難明也。然則抱此無涯之憾,天乎,人乎,而竟已乎!

汝之詩,吾已付梓;汝之女,吾已代嫁;汝之生平,吾已作傳;惟汝之窀穸(ㄓㄨㄣ ㄒˋ)[15],尚未謀耳。先塋在杭,江廣河深,勢難歸葬;故請母命而寧汝於斯,便祭掃也。其旁葬汝女阿印,其下兩冢,一為阿爺侍者朱氏,一為阿兄侍者陶氏。羊山曠渺,南望原隰(ㄒ|ˊ)[16],西望棲霞,風雨晨昏,羈魂有伴,當不孤寂。所憐者,吾自戊寅年[17]讀汝哭侄詩後,至今無男;兩女牙牙,生汝死後,周晬(ㄗㄨㄟˋ)[18] 耳。予雖親在,未敢言老,而齒危髮禿,暗裏自知,知在人間,尚復幾日!阿品[19]遠官河南,亦無子女,九族無可繼者。汝死我葬,吾死誰埋,汝倘有靈,可能告我?

嗚呼!身前既不可想,身後又不可知;哭汝既不聞汝言,奠汝又不見汝食。紙灰飛揚,朔風野大,阿兄歸矣,猶屢屢回頭望汝也。嗚呼哀哉!嗚呼哀哉!

【注釋】
[1]乾隆丁亥:西元1767年。
[2]觭夢:怪異的夢。
[3]一念之貞:袁枚之妹自小與高氏指腹為婚;成年後,對方人品不佳;高氏家長主動提解除婚約,而袁枚妹執意嫁之。
[4]離:分離。
[5] 縑:細緻的絲絹。
[6]奓:打開、推開。
[7]九原:九泉。 
[8]掎:從後或從旁拉住。
[9]嫛婗:嬰兒、幼小時。
[10]䀢:以眼示意。
[11]婉嫕:柔順閑靜。 
[12]殗殜:生病半臥半起。
[13]懽:通「歡」。
[14]綿惙:病危。
[15] 窀穸:墓穴。
[16]原隰:廣大 平坦和低窪潮溼的地方。
[17]戊寅年:乾隆22年,西元1758年。
[18]周晬:小兒周歲時所舉行的宴會。
[19]阿品:袁枚弟。


【譯文】
   乾隆丁亥年的冬天,在江蘇省上元縣的羊山安葬了三妹素文,我親寫文章祭奠說:
 
  唉!你生長於浙江杭州卻葬在這裏,遠離咱們的故鄉七百里啊!當年我們曾經幻想過聊過會埋葬在哪兒,但我們怎能猜得到你會葬在這裡呢!
  

  你堅守貞節許配高家,終因遇人不淑導致了離婚,失去了依靠。雖說是命運在作弄,是老天爺的安排;然而連累你到這種地步的,不能說不是我的過錯。我從小跟著老師學習儒家的經書,你和我並肩而坐,最愛聽古人忠孝節義的故事;一旦長大成人,就親自去實踐。唉!假使你不曾讀書,或許後來就不會這麼辛苦守節了!


  我抓蟋蟀時,妳跟在旁邊也伸出手一起抓;冬天時,蟋蟀凍死,我們一起挖洞葬了牠。今天我收殮營葬你,不禁清楚想起當年我們葬蟋蟀的情景。我九歲那年有一次坐在書房,妳梳著兩個小髻,披著細絹單褂進來,我們坐在一起讀《詩經.緇衣》;老師剛剛好在那時候開門進來,意外聽到兩個童子清脆響亮的讀書聲,不禁笑了起來,嘖嘖讚嘆。這是(當年)七月十五日那天的事情,你在九原之下,應該記得很清楚吧!

  我二十歲那年出遠門去廣西,妳拉著我的衣服傷心大哭,不捨分別。過了兩年,我中了進士光采回鄉,還記得那時妳從東廂房扶著書桌走出來,一家人睜大眼睛很興奮終於團圓了!我不大記得當時我們先聊了些什麼,應該是在講我長安中進士之後,家信報知的早晚等等……

  所有這些大小事情,雖然都是過去的事了!然而只要一天不死,我就一日不能忘啊!往事填滿心胸,想起來就悲淒地哭不出聲來,儘管回憶是那樣鮮活,可是走近追尋便消逝了。我後悔當時沒有把幼年時期天真爛漫的情態,詳細記錄下來。可是你已經不在人世了,那麽,即使歲月倒轉,兒童時代還能再來,也沒有能和我一起印證那些童年時期手足親情的人了。


  從你適切地離開高家回娘家以後,老母親依靠著你侍侯,家裏動筆墨的事仗著你辦理。我曾以為女人當中明白經義,博覽群書的很少;你嫂子並非不柔順,但是書就讀得少。所以從你回娘家以後,雖然為你傷心,可實在為我自己高興。我又比你大四歲,世上常常歲數大的人先死,照理我可以把身後的事託付給你,可沒想到你竟比我先離開人世啊!


  前年我病了,你整夜地探問,病輕點就高興,病重點就憂愁。後來雖然病勢稍減,可是還起不了床,沒有什麽消愁解悶的。你來到床前,給我講述小說演義裏面讓人開心、驚奇的故事,為我帶來歡笑。哎!從今以後我要是再病了,教我從哪裏去找你呢!


  你病了,我聽信大夫說不要緊,遠去揚州弔唁。你又怕我傷心,不讓人跟我通報病情。等到病勢沈重了,母親問:「希望哥哥趕回來嗎?」你勉強支撐著答應說:「好啊!」我已在前一天夢到你來訣別,心裏知道不吉利,就飛快地坐船過江。果然我在未時回到家,而你在辰時已經斷氣了。見到妳時,你的四肢還是溫暖的,一隻眼睛還沒閉上,妳是忍著不死要見我最後一面啊!哎,傷心哪!早知道這次會和你永別,那麽我哪裏肯遠離出遊,即使外出也還有許多心裏話要講給你聽,和你一起商量呢。現在什麼都沒了!除了我死以外,是不會有見面的日子了。而我又不知道何時會死,何時才能夠再見到妳;而人死後到底有沒有知覺,能否真再團聚,誰又知道呢!哎!我們沒能見上最後一面,不知道妳心裡最後的記掛,這真是我最大的遺憾啊!天啊!妹妹啊!我們的聯繫就這麼切斷了嗎?


  你的詩,我已經付印了;你的女兒,我已經替你安排她出嫁了;你的一生事跡,我已經寫成傳記;只有你的墓穴我還沒安排。我們的祖墳在杭州,遠隔著長江、運河,看情況難以歸葬,所以我請示母親的意思後把你安放葬在這兒,這樣可以就近祭拜。妳的墓旁葬的是妳的女兒阿印。那下邊的兩個墳,一個是父親的侍妾朱氏的,一個是我的侍妾陶氏的。羊山地勢寬闊,往南看是一片平原和窪地,往西看是棲霞山,刮風下雨或一早一晚,寄居在外的魂靈有伴侶,應當不至於孤寂。所可嘆的是我從戊寅年讀了你哭侄子的詩以後,到如今還沒有男孩,只有兩個牙牙學語的女孩,生在你死以後,才一歲大。我雖然因為母親還在,不敢說自己老了;但牙齒已經鬆動,頭也禿了,我自己心裡有數,知道自己在人間的日子不多了!阿品遠在河南做官,也沒有子女,九族沒有可以繼承的人了。你死我來安葬,我死的時候誰來埋葬呢?你如果有靈,能夠告訴我嗎?


  唉!活著時命運既無法預測,死後的事又無法知道;哭你既聽不到你的回答,祭祀你又看不見你饗食。冥紙的煙灰在空中飛揚,猛烈的北風在平野呼嘯。哥哥我要回去了!一邊下山,我一邊頻頻回頭看妳啊!嗚呼!哀哉!

【作者】袁枚[1](1716年-1797年),清代詩人,散文家。字子才,號簡齋,別號隨園老人,時稱隨園先生,錢塘(今浙江杭州)人,祖籍浙江慈溪,曾官江寧知縣。為「清代駢文八大家」、「江右三大家」之一,文筆又與大學士直隸紀昀齊名,時稱「南袁北紀」。[袁枚著作]

【賞析】[祭妹文/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[祭妹文/百度百科]

3 則留言:

  1. 您好,应为“南望原隰”。文中误作“南望原隰隰”

    回覆刪除